第八十七章 心坟(1/2)

加入书签

  寒王的大婚未成,于是到了适婚年龄的楚璟烨又成了黄金单身男。

  司马太傅很是中意他,丝毫不计较他之前当众绝了和他家的亲事,还为之前皇上提议时自己不在朝堂而感到惋惜。

  为表示补偿,皇帝又下旨赐婚,依照之前的提议将司马太傅的女儿司马凌菲赐给了他。

  这对于寒王来说真是塞翁失马的好事,朝堂一片羡慕加赞叹。

  尤其是青州人民,时刻关注着寒王殿下的一举一动,这样的喜事顷刻间就传遍了青州大江南北。是以远在青州边上的潇湘谷也听到了些许的风吹草动。

  当大磊将这个消息带来的时候,秦乐菱正在研制一种新药,就是传说中的忘情水。那可不是电视剧中如同白开水那样简单的,而是由多种药汁按精确比例混合。

  大磊本来是跟正在浇花的小海说起的,那师她正蹲在花田里提取药汁,不知怎么着就松了手,一碗刚提取出的药汁就全部洒在新做的水蓝色裙子上,裙子瞬间变成了绿了吧唧的颜色。

  这绿帽子似的颜色真是难看,她下意识拿手去擦,不仅裙子染色面积更大,还沾了满手的颜色。又气又急将眼泪都逼了出来,又去擦泪水,结果沾的满脸都是。

  秦惜文在花田里找到她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女徒弟衣衫凌乱、满身脏污,正坐在花田里哭,那形象跟玩泥巴的二傻子有的一拼。

  “菱儿,你怎么了?”秦惜文问。

  有人来了!秦乐菱手把泪一掲,脸上立刻又多了一道,“我,我把药倒裙子上了”

  眼泪流的更凶了,秦乐菱只好边哭边道:“这是新做的裙子,这药也是弄了好半天的都洒了呜”

  这是什么鬼理由,以前爬树衣服刮了多长的口子都没见她有过半点可惜。

  秦惜文道:“别哭了,回去再让人给你做两件。”

  “可是,可是不是原本的这一件了,咳、咳”秦乐菱边说还边呛着了,哼次哼次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哭的那叫一个痛心。

  秦惜文摇头,这哪是在哭衣服呀,分明是被人掏了心。走到女徒弟面前想要拉起她,秦乐菱直接钻到他怀里哭了起来,蹭脏了他一身的白衣。

  “哭完再走”

  看着可怜巴巴的女徒弟,一向有点洁癖的秦惜文索性坐到地上,让她更加顺畅的嚎啕大哭起来。

  秦惜文慢慢给秦乐菱顺着气:“哭吧,哭完了就好了。”末了又叹息一句:“菱儿,师父们不让你跟他在一起是为了你好”趁菱儿爱的还不深,将感情扼杀在摇篮中就好了。

  “菱儿知道我们是姐弟,可是,可是菱儿的心还是好痛,他就要娶别人了”

  她心爱的人就要娶别人了呀,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可以变得那么快?

  女徒弟哭的这么的撕心裂肺,让他想起了他心爱的人嫁给别人的那一天,那种感觉他感同身受。

  那一日是封后大典,他以不能出谷为由拒了瑾玥的邀请,从早晨一直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