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对策(1/2)

加入书签

  一日后豪华大马车加大长队士兵停在乾宁到潇湘谷和青州的分叉路口,打算在路旁的小树林里歇息一夜。

  小树林就是一年前她和楚寒分开的那个小树林,秦乐菱坐在树杈上颇有感慨。

  眼下还有一件比感慨更重要的事,那就是到了潇湘谷怎么跟师父们说嘛。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在树干上,秦乐菱开始yy起来。

  师父,放心吧,皇上绝对不会伤害我们!屁话,皇帝哪天心情不好了,理由都不用找就把你咔嚓了。

  师父,徒弟们都长大了,该干一番自己的事业了。在政府工作多好,不累,铁饭碗,还人人羡慕。不行,这是一个纯粹的江湖人该说出的话吗。

  江湖人要做一番事业就得拉帮结派做个帮主掌门啥的,实在不济也得有能力聚众闹事才算的上成就威名。

  要不就说——:师父,皇上圣旨里承诺了的,要重重赏赐我们。我们去了领完奖就回来,说不定给个金山银山什么的也好补贴一下家用。

  这个理由……她大师父几辈人都是搞房地产的,谷里积累了几代人的财富够他们吃几百年的,实在没必要徒弟们千里迢迢冒着生命危险去乾宁挣什么金山银山。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烦死了。总之二师父绝对不会答应他们去皇都见皇帝。

  正着急上火中,只觉得栖身的树杈猛地往下一沉,是楚璟烨跃上树来。秦乐菱被震得一个不稳,往旁边歪去,幸好楚璟烨英雄救美将她扯入怀中。

  “下去!”

  “什么?”

  这不是英雄救美后该有的反应,楚璟烨正疑惑,倚着的树杈咔擦一声就折了,两人齐齐掉下去。

  刚刚她说什么来着,下去!他怎么反应这么慢!

  掉下去前都没来得及借个力,这一下摔的结结实实。还好楚璟烨垫在底下,不过她的胸还是被砸的生疼,都怪他胸膛太硬。

  秦乐菱艰难的抬起头来,口里满满的血腥味,刚刚他俩的唇磕到一起,两人都磕掉一块皮,此时楚璟烨的唇也正往外渗血。

  无视身下的人因连摔带砸身体疼痛而微皱的眉头,手指轻抚一下他的唇,传说中血腥的**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啊呀好羞涩……

  “吧唧!”一声,是张俊手中的鸡腿掉到了地上。

  原本他手里拿个鸡腿,边走边警惕的看着后面。在某个转头的瞬间,发现地下还躺着俩人,他差点就踩到俩人身上,手中的鸡腿因惊吓掉到地上。

  看清眼前的景象惊得汗毛都竖起来,他好不容易躲开楚璟熙跑到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却碰到这样一番场景。

  秦乐菱趴在寒王身上,一指搁在寒王嘴边,这姿势不就是楚璟熙经常调戏他的姿势么!寒王眉头微皱,想必是被压得十分不好受。

  上次见他俩是秦乐菱趴在寒王身上激吻,这次更激烈,竟然把寒王的嘴都啃出血来了!如此悍女,岂是敬畏一词能形容的了的?

  两人齐齐抬头一嘴血红的看着他,张俊一手捂住眼睛,“我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哈!”说着沿原路逃离了。

  秦乐菱觉得刚刚张俊看向她的眼神很是不对,思虑道:“我总觉得他对我有些误会。”

  楚璟烨道:“菱儿,我觉得,我们可以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