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宫变(1/2)

加入书签

  浓重的夜幕下,异香阵阵传来,妖冶的黑色曼陀罗花丛中,一袭白衣,一壶清酒。

  男人睁开迷醉的双眼,对着虚空中看了好久,道:“小晗,你来了……”

  俏丽的女子笑盈盈的望着他,道:“我要走了。”

  男人伸出手去,触到的都是凉凉的空气。女子道:“对不起,我霸占了你那么些年。”

  男人神色有些慌张,终于说出了挽留的话,这是他第一次出口挽留她,“不要走,我早已习惯将你放到我的心里了。”

  女子会心的笑了,“够了,小晗已经知足了。”

  女子慢慢变的透明虚幻,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男人捏着酒杯,抬头望着一颗星辰都没有的黑色天空,一颗泪自眼角流下,滴到曼陀罗花瓣上,香气更加浓重了。

  第二天又是秦乐菱在曼陀罗花田中将大师父拽了出来,他满身酒气,因事先吃过解药,没有什么大问题。

  秦乐菱觉得有必要教育一下大师父了,仗着有解药也不能这样啊,这曼陀罗花毒可是很伤身体的。

  秦惜文醒了,秦乐菱在他耳边苦口婆心,你以后不能再去曼陀罗花田了,如果你想小晗师娘了,可以有很多种缓解相思之苦的方法,比如去她墓前,实在不行了可以把墓扒开,亲眼看看小晗师娘。

  秦惜文道:“你大师父我还没那么脆弱,不会怎么样的。”

  “这脆不脆弱可没有关系,这是原则问题,身体好也不能这么个糟蹋法啊。”

  “好好好,不去了。”以后去了也再也见不到她了吧。

  秦乐菱点头:“嗯,我已经把些曼陀罗花都锄了,我店里最近正缺曼陀罗,尤其是这黑色的稀有品种。”

  “什么?”

  秦惜文大惊,不过一下又平静下来:“锄了就锄了吧,反正以后也没什么用了。”

  “真的?”

  秦惜文点头:“真的,你小晗师娘已经彻底走了。”

  因着楚寒出征没个一年半载的回不来,秦乐菱就在谷中多住了些日子,每天早晨听着书声朗朗,和小梨做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日子过的很是惬意。

  若是以后她和楚寒能有这样的生活也不错,突然就很憧憬起来,以后他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生两三个孩子,等孩子们都长大了就隐居起来,儿孙自有儿孙福,她才懒得管呢。男耕女织,不行,这样的生活那么累,她才不要呢,那就像大师父一样,买一块大地,当个地主……

  其实秦乐菱知道,那样的生活那么简单,却又那样遥远。成王败寇,她和楚寒以后要么住进万人敬仰的皇宫,要么成为阶下囚。

  在潇湘谷待了一月,是时候该走了,再不走大师父该撵她了。嫁了人就是不一样了,怎么能长时间待在娘家。

  半路上遇到了顾锖将她们拦住,是皇城发生了政变。

  如今皇上重用寒王,对青王也甚是宠爱,可唯独对晟王甚是冷淡。晟王楚璟承不可避免的在走下坡路,一些原本中立的朝中大臣渐渐偏向寒王和青王,对楚璟承的私下结交总是找借口避开。

  前方战场上捷报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