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女帝17(1/2)

加入书签

  方才还红润的小脸此刻已惨白的令人发怵,而更令人悚然的是,她的右手竟然攥着一只鲜血淋漓的断臂,左胳膊不见了,伤口处更是血如泉涌,她出了大门后又踉跄向前行了两步,终于支撑不住轰然栽倒进血泊中……

  这情景,好像记忆中某个丢失的画面,朦胧中,他差点以为自己站在云端上,她缓缓朝他伸出手,泪眼迷离,唇角却漾着浅浅微笑……

  当大门被两名家丁重重关上的那一刻,淡云步心一惊,终于清醒过来,亟亟跑过去,从头到脚打量着惨不忍睹的她,目光由惊骇渐变悲痛,最后只剩下了一丝悔意,张口连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就在前一刻,月痕跪受了数十杖之后,以为杜绝城气消了不少,便异想天开求她饶自己一命,没想到她的态度依然决绝冷漠,甚至对她拳打脚踢,出了一番恶气后便给她列了两条路。

  其一,即刻押她去见城主,然后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将她凌迟处死;其二,杜府私密解决,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她必须承受数百家丁轮番奸污,运气好的话她或许还能留下一条贱命。

  杜绝城此话一出,鱼尾纹细密的杜夫人顿时鼓掌叫好,完全无视神色惊慌的月痕,雪上加霜:“女儿啊,我看还是第二条路比较适合这个贱人!只是她长这么丑,岂不是委屈了那些下人?我看不如将她扔进牢狱,让那些龌龊的男人来对付她!瞧她这副弱不禁风的丑样,别说百人,十人怕是也撑不住吧?哈哈哈哈……”

  杜绝城阴冷一笑:“癞蛤蟆配丑鸭子!真是绝配!”

  几个字无情地在头顶炸响,月痕一想到无数个猥琐男人向她伸出又脏又臭的魔爪,已经吓的泣不成声:“不要……不要……不要……”

  杜夫人眸中凶光乍现,一声冷喝:“不要?哼!这可由不得你!来人哪!”

  命令一下,两名家丁立刻上前欲架起月痕,情急之下,她思绪电转,泪眼一亮,褪去惊恐之色,离奇地暴露出一抹狠厉,转身的倏那,双掌轻而易举便将两名家丁击飞了出去,瞬间惊的二人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杜夫人大惊失色:“你!你你你的功夫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杜绝城正欲开口,月痕已蓦然转身,清亮的眸子绽放着前所未有的冷芒,她右手一伸,被祭在厅堂一侧的宝剑凭空飞至她的掌心,长剑在手灵敏一转,莹亮的剑光倒映着丑陋的疤痕,说不出的诡谲阴鸷。

  此番情景更是惊的二人目瞪口呆。

  杜绝城牙齿打颤,喑哑着嗓子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你……你……想……干什么?”

  月痕突然平静了,淡淡说道:“我不想干什么,这次过来只是想跟你们做个了断!可你们的方式我难以接受!没错!当初是我勾结蛇妖害小姐你贞洁不保!我会为我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但是也请你们,得饶人处且饶人!”

  一席话落,二人惊怔的面面相觑,无法想象眼前的她竟然就是从前那个只会花拳绣腿的废物丑女!二人当即青白了一张脸,大气没敢出。

  而月痕接下来的举动更是令她们猝不及防,甚至惊叫失声。

  她居然一剑将自己的左臂砍断,鲜血顿时喷涌而出,伴着喑哑的嘶喊,血淋淋的细长手臂竟然滚落到杜绝城的脚边,她双眼瞪的比驼铃还大,浑身颤栗,陡然一声尖叫:“啊!!!”

  杜夫人也吓的不轻,慌乱之下紧紧抱住女儿,看着月痕的眼神早已失去了飞扬跋扈,满脸的不敢置信和惊恐骇然。

  四肢健全的人如何能体会那种突然失去身体一部分的痛苦悲哀?那是一种从身到心的彻骨折磨,在无法想象的尖锐疼痛中,有几个还能有勇气笑出来?

  可是月痕笑了,对着惊慌失措的二人,她突然觉得她们可笑至极,同时也觉得心里轻松多了,好像推翻了长久以来压在身上的巨石,这感觉仿佛躺过寒冰钉床,苟延残喘中突兀到来的惊喜。

  她艰难地迈开第一步,然后第二步,第三步……

  她血淋淋的身子越来越近,杜绝城只觉得气血往上涌,又惊又怕直往后退。

  杜夫人警惕地看着她,却不敢有所举动,却见她离着几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残肢,一声不吭,转身即走。

  门外的数名家丁纷纷惊的让开一条道,个个噤若寒蝉地看着她一步步挪出了大门,望着迤逦一地的血红色,众人震撼不已。

  画面骤转——

  躺在血泊中的月痕早已精疲力竭,但见一抹白影飘至眼前,突然又有了力气,竟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淡云步惊痛的双眼,她笑了笑,声音虚弱却透着难掩的喜悦:“师……师叔……”

  淡云步张口正想说些什么,却见她如风中凋零的落叶般缓缓向后倒去,他一急,连忙伸手将她拉入怀抱。

  靠着温暖的胸膛,月痕有些恍惚,傻傻笑道:“我……这样……可以了吗?”

  心剧烈疼痛,他的声音破天荒透着一丝哽咽:“够了……”

  只怪自己慢了一步,慢了一步……

  不敢再作停留,淡云步紧急抱起月痕火速冲进了附近的红尘客栈,店小二看到月痕血肉模糊的左臂顿时吓了一跳,但见来者气势汹汹,也不敢多嘴,赶忙安排上楼入住。

  一进屋首先把怀里昏死过去的丑丫头安置上床,淡云步回头看到店小二还在门口东张西望,他目光一冷,挥手一阵风似的关上了门。

  鼻梁被门撞了个通红,店小二“啊呜”一声,见鬼似的一溜烟跑了。

  寝室内,淡云步一瞬间手足无措,虽说已经点穴止住了流血,可断了的手臂如何才能接上去?他总不能看着她永远失去一只手啊!

  想了想,淡云步抹了一把汗,三下五除二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只身着亵衣坐到床上。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靠法力来挽救,即便有可能耗尽真气,他都要试一试。

  片刻,他却不得不收回法力。

  原来已经断裂的手臂依靠法力是不能接上去的,他只能做到让她的伤口愈合,可一旦愈合了,就更难再接上去了。

  冷汗涔涔的他一时苦恼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忽闻门外两道身影边走边谈论着。

  “她真有那么神?断了的手指还能接上去?”

  “可不是?人称赤手神医紫姑娘,那可是名不虚传!”

  “可是到哪儿才能找到她呢?”

  “听说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