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三分合一(1/2)

加入书签

  可是念晨夕有点儿奇怪,这个时间点这么寸,真的是水月柔凑巧看到的吗?

  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人知道这混沌世界时间的秘密。

  水月柔带着念晨夕来到了这个时间段。

  这个时间,樱花袅袅地飞舞,阳光灿烂,和风絮语,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黑斗篷搂着白非月,贴着耳朵说着情话,一双眼睛却滴溜溜的四处张望。

  念晨夕拍了拍水月柔的肩头,“我看黑斗篷警惕性很高,你去那面弄出点动静来,吸引他的注意力。”

  水月柔迟疑了片刻,撒娇地说道,“人家想跟着你,怕你出危险!”

  念晨夕严厉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闪烁着,她生怕念晨夕起疑,转身离去,垂着头,懊恼想干的事没有完成。

  水月柔一走,念晨夕召唤出了凛风,“以如此如此……”

  凛风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水月柔等了半天,也没见念晨夕动手,折返回来,却见念晨夕手里多了一把弓箭,瞄准了黑斗篷,正在寻找机会。

  念晨夕发觉她到来,将她的头一把按在怀里,叫她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这支弓箭骤然间飞出,奔向了黑斗篷。

  黑斗篷就在弓箭射中一瞬间,双手抓着弓箭,向后倒去,胸口上一大朵鲜艳的花盛开,艳丽无比。

  念晨夕松开水月柔,就这样轻松的结束了?他有点不相信,还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想转身而去,叫黑斗篷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

  可是水月柔大声叫起来,“白非月,我们救了你。”

  白非月马上向这里张望过来,念晨夕只得向着白非月走来。

  白非月手持巨大的光剑,守候在黑斗篷的身边,怒目圆睁,看着念晨夕一步一步走向她。

  “非月,你听我说,我是来自后世的念晨夕,事情是这样的……”念晨夕艰难地张了张嘴,怎么样才能跟热恋中的白非月说清楚呢?

  而水月柔陡然间跳了过来,“白非月,我是念晨夕的未婚妻,她已经向我求婚了。”

  念晨夕被吓得连忙伸出手来捂着水月柔的嘴,“现在不要乱说,不然我更没办法解释了。”

  “你认识黑斗篷?跟他有什么仇?”白非月指着倒在地上的黑斗篷,横眉冷目。

  念晨夕背对着白非月蹲下身来,伸手就想掀起黑斗篷的面具,“这个人就是偷你秘籍的那个家伙,他想取代你,……”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脖子上一股风刮过,一把巨大的光剑刺向了他的脖子。

  他一个侧身,想翻滚着躲过这一攻击。

  可是脚下那个中了弓箭的黑斗篷,就在这一瞬间举起弓箭来,在另一个方向逼近了他的嗓子口。

  一边是巨剑,一边是弓箭,前面是黑斗篷,后面是白非月,将念晨夕夹在中间,念晨夕没有时间考虑,本能的闪向了白非月宝剑。

  而白非月的宝剑陡然间飞向了半空,但是水月柔尖叫一声,举起早已祭祀出的巨剑,劈向了念晨夕。

  念晨夕一个鹞子翻身,闪开了水月柔的这攻击,落在了水月柔的身边,惊讶万分,“原来从头到尾就是你捣的鬼。”

  水月柔冷笑一声,“你当我看不出来你的虚情假意?黑斗篷早已许诺我,做他的第一夫人,嫁给你这个骗我的男人,倒不如嫁给黑斗篷更实在。”

  白非月提起身形翻了过来,直逼念晨夕的后背。

  在一边跟黑斗篷打得不可开交的独角兽,刚才就是他撞飞了白非月的进攻,他大声哼哼地叫着,“他是你的男人,不要杀。”

  念晨夕手腕一翻,一把长长的笛子出现在手心中,迎着白非月的巨剑而上,一时间打的不可开交。

  独角兽突然间发现念晨夕招招下死手,不由得大叫起来,“该死的念晨夕,你真变心了!”调转方向,不顾黑斗篷迸裂的满天的玄光,冲向了念晨夕。

  念晨夕没好气地叫了起来,“两个是前生后世黑斗篷,黑斗篷最擅长易容了。”

  独角兽气得骂了起来,“你害死本大爷了!”一个回转,逼向了黑斗篷。

  而在这一转瞬之间,假的黑斗篷手中早已多了一把长鞭,鼻子上挂满了倒刺,勾住了独角兽的脖子。

  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拽着独角兽,满头是汗,想将要独角兽的大脑袋割下来。

  而水月柔巨大的光剑对准了独角兽的屁股,又砍又刺,打得独角兽血糊淋淋。

  眼看独角兽就要支持不住了,一个巨大的双翼在独角兽的眼前展开,叫独角兽的巨大独眼金光灿灿,昂着头兴奋得咆哮起来。

  东方莘带着她的召唤兽,紧紧的跟在白非月的身后,打到黑斗篷无数片血光迸射。

  独角兽和东方莘她们在前面攻击,吸引了黑斗篷绝大数的注意力,白非月借机溜到了黑斗篷的身后,娇喝一声,巨大的光剑削下了黑斗篷的脑袋。

  水月柔见势不好,转身就逃,可是她面前又多了一个白非月,吓得她动都不敢动

  白非月嘴角上扬,手腕一翻,轻轻松松砍下了水月柔的人头。

  莫黯收起幻境,星月手里早已多了水月柔的人头,两只召唤兽相视一笑。

  而颜弘杰早已上前去帮助念晨夕,芍药的花朵拼命绽放,大朵大朵,艳丽无比,每个花瓣都闪烁着金光,旋转着,化成了一把飞旋的光刃,包围了黑斗篷的全身,满天都飞舞着有毒的花粉

  大金鱼全身的鳞片通通树立起来,噼噼啪啪的流动的电光,绽放着光芒,一道道闪电,像是一张网,笼罩了黑斗篷。

  颜弘杰手中多了一把谁也不认识的巨剑,另一只手握了金樽宝剑,五只长龙附着在巨剑上,咆哮声声,剑助龙势,龙助剑威,相得益彰,叫黑斗篷手忙脚乱,疲于应付。

  念晨夕长笛舞动如剑,长长的红流苏就是一把长鞭,甩出阵阵气势,手腕一翻,红流苏就锁着了黑斗篷的嗓子口,向怀里一带,一双利爪就扣在了黑斗篷的嗓子口上。

  白非月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