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你不知道的事(1/2)

加入书签

  中午午休时,轩轩假装睡着骗过了太奶奶,由于吴言正陪着爷爷下棋,没分神留意,轩轩没费多少功夫,就偷溜出了门。

  他绕着大院转啊转,看着哪里都新鲜,等到感觉脚酸时,才悲催的发现……迷路了。

  四岁的小孩子不哭也不闹,他只是有些苦恼:自己该怎么回去?他相信妈妈肯定能找到他,只是那样的话。。。。。。也就只能那样了,轩轩有些沮丧,天塌下来似的坐在一块石礅上,等妈妈来救他。

  哎,丢脸就丢脸吧。

  严惟毅看到爷爷奶奶门前蹲着的奶娃娃时颇为差异,他眯着那双桃花眼确认再三,终于认定,房子是他住了二十七年的房子,只是这个漂亮的小娃娃是谁家的?屁大的孩子怎么一副苦大愁深的样子?

  严惟毅走到轩轩面前,蹲下身子对上他的视线:“小家伙,你是谁啊?”

  轩轩见对面的叔叔长得高高帅帅,很好看,心里颇有好感,他客客气气的回答:“叔叔好,我叫吴子轩。”

  严惟毅看着小娃娃粉粉嫩嫩的样子,心里有些痒痒,很想捏捏他,事实上他也真这么做了。

  轩轩瞪大眼睛看面前的怪叔叔,眼睛里带着戒备,身体自然的向后缩了缩。

  严惟毅总算是回过神来,见对面的孩子虽然有些怕他,却不哭不闹,就更喜欢这个孩子了。

  他放下手,笑着问:“吴子轩小朋友,你怎么坐在这里啊?”

  轩轩听到问话,立刻从戒备又回到了刚刚的沮丧,想到自己的处境,小朋友又把脸皱成了一个小包子:“我迷路了。”

  严惟毅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一向聪敏的大脑也不禁当机了一瞬,他在想能在大院迷路的可能性。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小朋友,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轩轩点头:“嗯。”

  “那你知道家里大人的名字或者电话号码吗?例如你爸爸的名字。”

  轩轩开始别扭了,他扭动着小小的身体,很委屈的掉眼泪:”我没有爸爸。”

  严惟毅看着孩子通红的眼睛,那一瞬间,有错愕,更有说不出的心疼。他无从解释这种情绪的由来,强抑住要去抱孩子的冲动,轻声安抚:“小家伙,你知道吗,叔叔可厉害了,叔叔能帮助你找到家。”

  严惟毅此时想的是,他可以去进出门的守卫那里去问问,应该会有人记得这个孩子,至少应该有登记。

  “你跟叔叔去一趟门卫叔叔那可以吗?”

  轩轩点头,依言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严惟毅牵起了孩子肉嘟嘟的小手,心刹那间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柔软。

  走着走着,轩轩突然呀的一声叫了出来。

  严惟毅不解,低头看他。

  轩轩扬起小脸:“叔叔,我忘记跟您说了,我妈妈叫吴言,您认识她妈?”

  严惟毅觉得眼前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炸开了,震得脑子一阵晕眩,也灼的眼睛疼。

  轩轩只觉叔叔握着他的那只手猛然一紧,他抬头,刺眼的太阳光全部打在叔叔的脸上,看不清什么表情。

  他只听见叔叔说:“多巧,我认识。”

  像呢喃,更像呜咽。

  抬头间,吴言素衣长发站在暖风中,对着满身风华的男人笑:“严惟毅,你好。”

  那一刻,她的眼眶微微发热。

  命运疯疯癫癫,又绕回了某个点。

  四年前,云南一个小山区。

  吴言也曾对这个英俊的男人笑:“严惟毅,你好。”

  ~~~~~

  那时,吴言在写论文时,遇到了瓶颈。她打算写一篇与中草药原液提取相关的论文,但论文里涉及了太多的药理。她听从了教授的建议,来到了云南的一个名叫楼仪的小山区,跟随一个彝族的师傅学习草药的辨识与应用。这些生于厮长于厮的山里人,一辈子与草药打交道,对它们的认知比起书上的记载更详细,也更全面。

  教授吴言药理的师傅姓禄,是个忠厚的采药人,个子很高,黑黑瘦瘦的。可能是长期风吹日晒,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似乎更老一些,也给人一种很沉稳的感觉。介绍吴言过来的人告诉她,禄师傅的妻子几年前意外去世了,这个话题是个雷区,千万不要提。

  据介绍人说,在这个小山区,禄师傅是鲜有的会说普通话的人。可他的话不多,只有在向吴言讲授草药药用的时候才会多说几句,吴言想,幸好自己也不是话很多的人。

  禄师傅有个神秘的老父亲,据说会卜算凶吉,预知天命。吴言就见过老人一次,他整个人都裹在一块黑黑的麻布里,一双眼睛黑的发亮,仿佛能看透人心。他盯着吴言,仿佛有话要说,却什么都没说。

  吴言住在与禄师傅相邻的竹楼里,这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