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仪式(1/2)

加入书签

  两个人啰啰嗦嗦的走回来,又是沐浴又是更衣,一直磨蹭到快傍晚,方开始在厅堂内燃烛焚香,准备一拜天地,二拜……高堂。:3wし

  凉春理所当然的被抓来主婚。

  拜高堂的时候,两人神色都有些凝重,不过也只是短短一霎,旋即便相视一笑,心照不宣的……全都释然了。

  然后夫妻对拜。

  芳芳脸颊泛着红晕。之恺倒还淡定,静静的携着她的手,让她转过身来面对他,以最虔诚的姿态,互拜且受礼。

  没有亲友见证、祝福以及闹洞房,仪式十分简单,交杯酒一饮,很快便结束了。

  至于送入洞房这种事情,此时此刻,也没有必要了。

  揭了盖头,之恺携了芳芳的手走向海边,此刻夜幕初降,月色尚且朦朦胧胧的,夜空中缀着几点若有似无的星光,时不时的掠过一只鸥鸟,冷冷清清的叫唤。

  芳芳紧一紧他的手,仰头道:“真的……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哎。”

  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她从小就不止一次的憧憬过自己的婚礼——希望在人生重要的时刻,有最奢华的仪式,最精美的服饰,还有亲朋满座,所有人都举杯给他们道贺;然后她就在所有人的祝福中,携着爱人的手,缓缓步入洞房……

  今时今日,此情此景,和她事先预想的,完全不同。

  她一向是喜欢热闹的人,如今欢喜之余,心中……到底还是有些遗憾的。

  之恺偏头看她,“怎么?觉得委屈了?”

  芳芳怔了怔,慌忙摇头道:“不会……怎么会……”她当然不是委屈,不过是觉得冷清了些,忽发感慨而已。然而之恺如此一问,她竟也有些心虚,唯恐他误会了。只忙不迭的一壁解释:“你自己都说,这些都是俗人之举,我又怎么可能在意……”

  之恺摇了摇头,口气微有怅然:“其实,我本来也是想给你最好的纪念日,只是……因为这种种的事情,今天这样……也实属无奈了……”

  “你不要这样说嘛!”芳芳着急的打断他。她听见他叹气,只觉得心都揪起来了,一双手都抱过去,晃着他的胳膊连声道:“我开心得不得了,真的,真的啊!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好不好嘛?”

  之恺回头看了她一会儿,勉强笑了笑,“我倒也不是难过,只是有点遗憾,毕竟是……纪念日么,实在是有点冷清……”

  芳芳不忍心听他自责,扑上去捂了他的嘴,一叠声的只道“没关系没关系”……

  之恺静默片刻,微微的点了点头,就着她紧贴着自己唇瓣的手掌心轻轻吻了一下,复又握着她的手腕,慢慢的放下来。

  他手势动作轻柔暧昧,芳芳心头一软,不觉窝在他怀里,娇嗔道:“我又没有那么着急,还不都是你,急急忙忙的说要拜堂成亲……其实,哪里就要这么仓促嘛……”

  之恺有些沉吟,手指在她掌心轻轻的划着圈,轻声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吧……当年,父皇迎娶母后的时候,太子……都快两岁了。”

  芳芳点点头。这件事情,她听安伶说过不止一次,言语间对皇后当年的未婚生子……颇有不屑。

  只是这些宫闱密事,又是关于之恺父母的,她又怎么好随便去评论。

  遂只“哦”了一声,便没再说话了。

  之恺见她未有惊讶,知道她也必定是早就听说过了,便摇头笑道:“看吧,连你都知道。虽然时隔多年,这件事都还能被提起来。而且一旦提起,遭受诟病的,也总是女子。”

  他捧起她的脸来,认真的看着她,“我不愿——让你这样。”

  他离她很近,鼻尖蹭刮着她的鼻尖,酥酥的痒。芳芳怔怔的对着他清澈温柔的双眸,只觉喉中哽咽,鼻尖也酸了起来,一时竟猛的扎到他怀里,两只手抓着他的衣襟,一边哭一边笑。

  他含笑将她稍稍推离,道:“说起母后,我倒想起来了,你别哭啊,我有东西给你。”一壁说着,一壁低头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金丝楠木匣来。

  芳芳好奇的探头过去看,只觉得仿佛有点眼熟,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之恺一脸郑重,小心翼翼的将木匣打开——

  匣内衬垫着黑色的金丝绒底,托出一对璀璨如赤焰一般的红宝石耳坠,那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