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听宋今这么说,西门吹雪自然是轻轻吻了她。

  刚开始似乎还有些害羞,但是现在似乎已经有点习以为常,只觉得甜蜜,不觉得尴尬。

  宋今和西门吹雪在床/上打闹了一阵子——当然,是她单方面在骚扰西门吹雪,对方不断的在防守而已——玩着玩着渐渐就困了,不一会儿,绵长的呼吸声传来,宋今睡着了。

  其实这段时间宋今一直都睡不好,精神也非常紧张。虽然她总是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但其实并不然,她已经没有了对这个世界的惶然和不安,甚至因为有朋友,有家人而变得有了归属感,但是她还是很怕,怕自己武功不好,怕自己成为西门吹雪的累赘,更怕主线任务来临后,她和西门吹雪面临着另外一个十年的分别。再加之这一段时间龙啸云联合江湖人士要对西门吹雪不利,宋今也很是担忧。

  今日在西门吹雪身边睡着,是她这么多天以来睡的最踏实的一次。她依靠在西门吹雪的怀里,双手紧紧揪着他的衣襟,使劲儿的缩在他的怀里。她的眉头舒展,睡的很是香甜,西门吹雪忍不住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蛋,这一触碰,就好像停不下来了一样,捏捏鼻子,默默嘴唇的。宋今似乎有所感觉,轻微的动了动。西门吹雪动作略微一僵,不敢再动,生怕打扰了她的好梦。

  ——他到底,在干什么?

  ……

  今夜,反倒是西门吹雪没有了睡意,他听着宋今平稳的呼吸声,目不转睛的、眼中满是温柔的看着她。

  西门吹雪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人,或许他永远都不会火热起来,宋今明白这一点,所以她会更主动一点,而且她并不是刻意的去主动,一切好像都是顺理成章的发生。

  宋今这一觉睡的满足,她并不知道龙小云和林诗音过了一个怎样的夜晚。

  龙小云还是恨李寻欢,如果没有李寻欢,他的家庭不会是这样。但是他更恨龙啸云,恨他甚至怀疑自己不是他的亲生孩子。所以这么多年来,龙啸云才任由自己横行京城,嚣张跋扈么?这不是爱,这是另外一种恨,比单纯的恨更可怕的恨。

  龙小云觉得很无力,他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可是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生活的担子似乎一下子就压在了他的身上,他需要挑起担子,保护母亲。

  龙啸云离开了,他彻底离开了李园,虽然他内心深爱着林诗音,可是他知道,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这一晚,龙小云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

  —

  第二天一早,当宋今起床后,她就发现西门吹雪的表情很古怪。

  “你怎么了?”她迷茫的坐起来,看着站在她床头的西门吹雪,有些疑惑的问。

  不过很快,她就想起来昨夜他们睡在一起啦~虽然是很纯洁的睡,可是……可是很温馨很有安全感有没有!

  于是她也不等西门吹雪去问,就伸手抱住他的腰,说:“昨天睡得特别好,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睡的最最安稳的一次了。”

  西门吹雪原本是不会多想的,后来他发现和宋今在一起,他总是想的太少,于是他便将这句话自动解读为——以后还要和你一起睡。

  宋今虽然会说一些“啊……我得了一种要亲亲才能睡着的病”一类奇奇怪怪的话,可是天地良心,她这句话可是纯字面意思而已。

  西门吹雪道:“龙小云在外面等着你。”

  “啊?”宋今这才想起最开始的事情,原来西门吹雪表情不对是因为龙小云等在外面。

  昨天林仙儿的事情结束后,龙小云就回去了,想必也发生了点什么。

  宋今急忙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之后打开门,就发现龙小云跪在门外,不远处站着林诗音和李寻欢。

  见她开门了,龙小云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给她磕了一个头。

  宋今:“……”

  龙小云道:“宋今姐姐,小云从前脾性顽劣,内心阴骘,如今家庭遭遇变故,决心重新来过,以一人之力,护母亲周全安乐。因此,小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宋今姐姐成全。”

  宋今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能够为龙小云做什么,而且龙小云的确是个心思深沉的孩子,她并不知道这番话是真是假。但是她有一个可以检测的方法,那就是写完那本《熊孩子调/教指南》,等作品完成了,她就知道龙小云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龙小云道:“恳请宋今姐姐收我为徒。”

  宋今懵了,她自己武功也就那样,还收什么徒弟?而且她也知道龙小云的心思并不单纯,她有个凤仪公主的身份,龙小云必然是想利用这层关系,让他们母女在京城好好地过下去。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宋今并不反感。

  她说:“可是我武功并不怎么样,我的武功你也学不来,你拜我为师有什么用呢?”

  龙小云抿了抿唇,对啊有什么用呢?林诗音一直想让李寻欢教授他武功,他只是不愿意才想到了宋今,他其实也没想能够在宋今这里学到点什么,就是觉得,宋今好像是除了林诗音之外,唯一一个能够让他觉得温暖的人。

  虽然她会恶劣的捏自己的脸,会故意让王雪梅将自己打扮成女孩子,但是她也会牵着自己的手,也会给自己夹喜欢的菜,甚至会给他买喜欢的衣服和画本。

  龙小云难得忐忑,他是有私心,毕竟宋今身份不凡,他是想躲在宋今的庇护下,让自己和母亲生活的更好,但是仅仅如此而已。昨夜对他来说就仿佛一场洗礼,他已经知道了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宋今说:“我答应你,起来吧。”

  龙小云的眼中都有了光芒,他高兴极了,给宋今磕了三个响头,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师父。听的宋今心里十分熨烫。

  西门吹雪对此很是无所谓,毕竟在这种事情上宋今怎么做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