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小兰后庭花开(1/2)

加入书签

  难忍,却又红着脸不好说出来。

  "要停一停吗?""不要……我很适应了,您用力吧,别…别憋坏了。"嘉嘉深情脉脉的盯着志扬的双眸,那娇羞中嫣红的肌肤,美极了。"来爱我吧!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终于可以当面对你说出这句话来了,我真开心,真的。""我也爱你,我的宝贝儿!我也是,觉得像在梦里一样。你好完美,让我觉得怎么怜惜都怜惜不够……只是怕弄伤了你,还会痛吗?""不会。"虽然还是有点感觉,但是嘉嘉还是忍着摇摇头。

  "别太紧张,放松心情,不然容易受伤。""嗯,我知道了。"她轻吻了志扬一下,鼓励他继续。只要你开心、喜欢……嘉嘉在心中默念着,又尽量的使自己能够放松一些,让他更深的探入自己的身体。

  志扬抛开顾忌,此时两人早已忘掉了一切,志扬忘掉了被他压在身下的是他的亲生女儿,忘掉了他与她之间的血缘,忘掉了伦常,忘掉了廉耻,嘉嘉双手抱住志扬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父亲的吻,不停的吸着父亲伸入她嘴里的舌头。此时的他们已忘记他们的身份,现在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他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么伦理道德、父女关系、乱囵禁忌,早抛在脑后了,寂寞孤苦的二人脑海中只有性和欲,志扬渐渐加快速度在嘉嘉体内狂野的驰骋。

  "嗯!好……舒服……唔……哦……嗯……"第一次结合的结合是她还有些不知所措,当渐渐适应快感,令人迷醉的感觉又夹杂着另一种失控的感觉,比自己以前手yin时的感觉要强烈许多、许多。让嘉嘉内心忽上忽下的,禁不住地呻吟出声,那如泣如诉的声音如春晓翠啼,杜鹃泣血般的婉转动人。啊……好……奇怪啊,明明有些排斥着,却又……忍不住的想多得到一些……真的……好舒服……但是这样好奇怪,为什么……怎么会有一种憋不住的感觉……如果溅到爸爸身上,他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嫌我脏呢?单纯的嘉嘉并不明白自己生理上正常的反应,只是一味的抗拒着身体的正常反应,甚至不知道怎么舒缓宣泄表达自己快乐的嘉嘉,强忍着尿意甚至双腿都有些颤抖了,还是忍着尽量的不要叫出声来。

  "还会疼吗?嘉嘉。怎么看你这么难受的样子?"志扬始终注视着嘉嘉的一举一动,看她很难受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有点憋尿……"嘉嘉有点脸红的说出心中的感觉。

  "那是还有点不太适应,没事的,不用刻意憋着,那是春水,是动情的表示,不必强忍着……"他不好笑出声来,只好强忍着笑意放缓了动作,一边把女儿抱起,一边浅浅抽锸着说。

  "哦……"嘉嘉羞红脸答应道。虽然心理上还是有些抗拒这种失禁的感觉,但是在浴盆中不怕弄脏床单留下痕迹,而今看到爸爸眼里的笑意,知道自己好像闹笑话了,也就放松了许多,不再可以的和身体奇怪的感觉对立,这时候她才意外的发现原来的负重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如波涛汹涌般的快感袭来,如同自己置身于海滩上,身体不断被海水冲刷、拍打,身体也渐渐的沉入水中。原来……zuo爱的感觉真的是很美妙的……初试禁果的嘉嘉渐渐地明白了快感的真谛,口中也忍不住开始轻轻的哼出声来:"嗯……哦……真的……好美……嗯……啊……嗯……快点……"听见了女儿幽怨动人的呻吟,志扬兴奋的加快了一点进出抽锸的速度,心里却苦笑:我多能耐,把女儿操的有了快感……口中却低喃道:"嗯……哦……哦……宝宝……我也好舒服……我爱你……"嘉嘉的小|岤里渐渐开始分泌出更多的嗳液,随着志扬有节奏的抽锸,她婉转的、低低的呻吟声,混着啧啧的水痕和鲜血落在浴盆中。志扬一扫多年的颓废,重新焕发了对爱情的渴望与激|情,女儿滑嫩又紧缩的chu女身,给他带来了身体和心里叠加起来的成倍快感。每次抽锸,他的棒棒都会被嘉嘉曲折的荫道内的一股滑腻的热流包涵,让他感到通体舒畅,虽然这些年来他也有过不少女人,但是也没有尝到过这种紧凑、浸润的销魂滋味。

  "哦……太用力了……亲爱的……啊……怎么会……啊……啊……啊……怎么会是这样……别……不要……啊……好奇怪……啊……还有点……嗯…啊……嗯……爸,我爱你、爱你、我爱你……嘉嘉爱你……呜呜……"嘉嘉的蜜|岤里柔软、湿热的皱褶嫩肉不停的蠕动着挤压父亲的分身,一边如泣如诉的释放自己内心难抑的情感,双手紧紧的搂着志扬的后背,怕他离开自己,怕是南柯一梦自己终将失去他。

  志扬也已经忘了自己告诫自己需要克制,每一次都大开大合的整根没入,再整根抽出,同时双手揉搓着嘉嘉的开始发育的翘臀。"宝贝儿,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吗?呃…太爽了…你的身体里好紧,暖洋洋的,你感觉到了吗?"这一阵都在家里陪着女儿,禁欲两个多月的志扬,此时显得格外意气风发。

  "嗯,我也是…哦…喔喔……好爽,您的……大……太大了。"嘉嘉只觉自己身上滑腻腻的都是两个人的汗液和体液,体力也严重的透支。

  快感渐渐累积,志扬眼见女儿气喘吁吁的样子,他已经全力的挺送了二十多分钟,他身体用力前压,让gui头每次都深深的抵住嘉嘉的芓宫口,托起嘉嘉浑圆的屁股大力揉搓,让抵住嘉嘉花心的gui头用力的旋转研磨。

  "哦……不要……停……忍不住了……嗯……哦……亲爱的……"在志扬的辗转狂c之下,嘉嘉的蜜|岤里的嫩肉激烈的蠕动收缩着,荫道壁也开始出现抽搐了。

  "啊,慢点,不要……啊……哦……不……哦……爸爸……亲……爸爸……"现在用一句话来形容她现在的感受,那就是痛并快乐着的那种欲罢不能的矛盾心情,毕竟嘉嘉还是初经人道的青涩少女,开启了禁忌的情欲之门,她只有渐渐的沉沦下去。

  程志扬看到女儿面带痛楚的神色,他赶紧把被血迹和春水沾湿的棒棒抽了出来,单手一阵快速的套弄,终将一股股浓稠的jing液狂喷到嘉嘉的胸前。

  "哦……哦……"暴风雨般的激战过后,两人气喘吁吁的并肩靠在浴盆里,志扬怜惜的搂住女儿的肩膀,一边亲吻着她绯红的玉颈,帮助她平复那尚未平息的喘息。

  初为人妇的嘉嘉是第一次看到jing液,不禁对从爸爸rou棒里喷洒出来的||乳|白色液体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就是爸爸的……"嘉嘉忽然产生了一丝窘意:这曾经就是自己最初的形态吗?虽然脸红不已,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好奇的用手指在自己胸脯上沾了一点爸爸浓稠的jing液放在琼鼻下,鼻翼微微颤动那味道有点怪怪的、浓浓的气味,但是她并不排斥,反而有种非常亲切的喜欢。可能是爸爸好久都没有发泄了吧?不过似乎越浓稠就证明……以后,我会不会为爸爸……为爸爸生孩子呢?嘉嘉脸红红的的胡思乱想着,脸上却渐渐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嘉嘉,在想什么呢?"程志扬喘着粗气,看着女儿在身边含笑发呆,轻声的呼唤两声。

  "没什么,就是有点感慨吧,大概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感觉还是有点不大真实,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快感过后也带来了些许失落和丝丝迷茫,让杏眼迷离的小美女显得多了一分忧郁。"你不会再赶我走了吧?"她把身子蜷在爸爸身边,半个身子钻进志扬的胳膊下偎着他撒娇。

  "既然已经明白了我的心,又何必多此一问呢?我就这么让你没有安全感吗?"志扬轻轻刮了下女儿的鼻子,作为对他不信任的惩罚。他顺手打开水龙,帮女儿和自己洗去下身的血和分泌物。

  "以后不敢了……"嘉嘉俏皮的吐吐舌头,没有多说话,安心的受爸爸摆布。

  "前几天,你妈来过电话了,我没跟你说起。"志扬忍不住和嘉嘉说道。

  "噢……"嘉嘉却表现的无所谓,她只打定了一个主意,谁也别想再拆散自己和爸爸。

  志扬看在眼里,再看看自己和女儿这乱如麻、欲横流的残局,他心里哀叹又有些后悔的想道:我真是个畜生,说什么为了女儿好,让她在高考前有个好的学习环境,但是我却……哎,到底我和她妈谁伤她更深呢?

  "亲……爸,您有心事?"嘉嘉眼见他眉头紧锁,心里更是心疼的难以附加,她知道爸爸是为自己担心,也知道他心里负罪感很大,自己却没办法帮助他理清头绪,反而添了许多的麻烦,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忍不住又哗哗得落了下来。

  "孩子,宝贝……别哭,别哭……我在呢,我哪也不去,就守着你身旁……"志扬眼见此情此景,知道女儿在自己面前卸下了所有的心防,放下了少女所有的矜持,一个纯洁如百合花的女孩子,将自己最宝贵的处子之身献给自己为的是什么?而这孩子表面上坚强,但是实际上内心却是极度的脆弱不堪,如果自己再这样的犹豫下去,只怕她真的会崩溃掉。志扬打定了主意:既然犯了错,就要尽力去弥补,全心全意的爱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受一点伤害,即使自己有如何的下场,他也不在乎了,只要嘉嘉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就够了。

  程志扬有一种找到了目标的明悟之感,这不仅让他一下豁然开朗,人也一下子精神了许多。眼看女孩儿渐渐被他哄得止住了悲声,他才继续说道:"我怕她来聒噪,毕竟很难说今后一定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所以,我只能暂时的跟她妥协,让她在你高中毕业之前,不要来打扰我们。"想到自己的前妻,程志扬不仅又是一阵头疼,见过胡搅蛮缠的,但是他真的没见过这样胡搅蛮缠的,跟那个女人你永远不要试图讲理。

  "过去我觉得她很可悲,不懂得珍惜她所拥有的……我不要在离开你……这些年我只知道我想你,在那里我无时无刻的在想你,现在我大了,相信我应该有选择的权利了,不是吗?"想起来这几年的情形,嘉嘉不禁更往爸爸怀里钻,像只受了伤的羔羊一样。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勇气问问你,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对待你的,是不是经常打你……但是我却怕听你说起,怕听了更窝心,有心逃避面对那些不愉快,却是越来越恨我自己当初那么狠心抛下你……"但是志扬心里却想,可是跟着我能怎样,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吗?

  嘉嘉阻住爸爸继续说下去。"其实也还好了,我妈……她……我不想说,也不想你替我难过,过去了,应该都过去了……"嘉嘉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都过去了,爸爸、我再也不会抛下你了,不管什么……永远不会。"嘉嘉开心的笑了,紧紧地搂住了志扬,心里欢喜的不知道怎么表达。父女二人还紧密的贴合在浴盆狭小的空间里,嘉嘉微微扭动娇躯,只觉自己小腹之上,那火热雄伟的至阳之物,又渐渐复苏,不由脸红的问道:"爸,我爱你,虽然我们是至亲的骨肉……但是正因为如此……我爱你、一生中只爱你一个,从我出生之后……今后也是……或许这段情会让人嗤之以鼻,但是对我来说它是最纯洁、最单纯的……我不要求任何事情……只要陪着你、守在你身旁。"嘉嘉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担心他会误会,自己是贪图他的财产,或者当自己只是一个贪慕虚荣者。

  "我爱你,宝贝,我爱你……我会用一生来爱护你、呵护你,我明白你的意思,正因为我们是……父女,我们的心意是相通的。"虽然不想承认这是一段血脉的孽恋,但是程志扬在冥冥中确实感觉到了女儿的那份毫无保留的炽热的爱意。

  嘉嘉终于心满意足的笑了,在温暖的怀抱中,在无比甜蜜的爱恋中,她感觉自己就像和他相拥在飘渺的云端,这一刻是那么不真实,如梦似幻,却又让人不禁沉醉其中,比酒更醇、比蜜更甜、比巧克力更细腻……或许以前她对比不出来,但是如今食髓知味,她终于明白了情是何物,爱欲是何物,她只觉自己有些沉溺了,却义无反顾的沉溺下去……

  "真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时间再也不转动,永远的……你这样宠着我、抱着我,哪也不去。"嘉嘉忍不住撒起娇来,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愿望。

  志扬心笑小美人说的孩子话太傻,但是却没有忍心反驳,只是怜惜的在她额前轻轻印了一个吻道:"那就让我们都记住幸福的滋味,我们共同创造,让我们的生活时时刻刻都像现在这般幸福、比现在更幸福……好不好?"嘉嘉眼睛一亮,但是她并不傻,而且她也不是一个爱做白日梦的傻女孩,相反她极度的聪明,对生活的感悟力也强,她明白自己需要付出、需要经营自己的爱情,忍不住点起头来。嘉嘉红着脸,吻到男人的嘴唇上,之后才说道:"我听老公的!"两人嬉闹过后,嘉嘉忽然问道:"亲爱的,她说,你们离婚,都是因为我?""这事还真的和你有点关系……傻丫头,干什么这么开心?"志扬看嘉嘉在自己怀里不断颤抖,还以为她是冷了,挑起她的下巴才看清她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没啊,人家只是忍不住再想,或许……事情真的都有因果联系?有因才有果?还是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呢……"虽然她不知道其中因由,但是她想起这么多年受的虐待,似乎也不怨妈妈,只不过是自己罪有应得的赎罪,而现在债还清了、抵消了,所以父女结合在一起的负罪感也渐渐消失了。很奇怪的逻辑,但是对于嘉嘉来说,这道理似乎是说得通的。

  "傻丫头,别想那么多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不过真的不是因为你才导致我们离婚的。总之,其中很复杂,你只要你是我最爱的宝贝儿就好了,别为这些事情操心了。""那……这些年来,有时夜里有没有想我想的睡不着觉的时候呢?"嘉嘉含羞撒娇问道。

  "当然有啊,不过和我们现在不一样的……"志扬对视着嘉嘉认真的眼神,轻轻为她整理了下垂下来的鬓发说道。

  "不同吗?我想也是,但是哪不同呢,我想不出来。"嘉嘉明知故问的说道。

  "傻孩子,那时我是爸爸,你是女儿。而现在……我是男人,你却已经是个迷死人的小女人了。"他伸出手指,刮了下女儿的琼鼻说道。

  第二章

  嘉嘉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终于承认自己是有魅力的女人,终于用欣赏一个女人的眼光正视自己了……嘉嘉忽然想起来了自己曾经写下的诗篇,忍不住低低的吟诵道:"如果被风吹走了云端的故乡,我也将要追随启航,所以请你借我一双翅膀。斜倚枝头心迷茫,那前面的大雾,遮住了天空,遮住了海洋,我想要随着你飞翔,无奈浪花激荡,溅湿我的脸庞,我迷失了方向,未道分离,就此天各一方。我不能就此沉沦,继续追赶从你离去的地方,冲破那迷雾的阻挡,找回我那失去的家乡,我的梦想、我的天堂。""看到我为你记得笔记了?其实我一直在你身旁……"志扬起身伸手从毛巾架上取过两条大的浴巾,帮女儿披在身上道。

  "嗯……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些年其实你都陪在我身旁,虽然我看不到……你一直就在我不远处看着我……"嘉嘉没有把毛巾披在身上,而是细心的先替志扬擦干身上的汗水。

  "其实我何尝不想站在你面前,每天快快乐乐的接你上学、放学,但是,你上了高中,你们班主任,姓王的……她拦了我好几次。"说起这事,志扬恨得牙根都有些痒,又是一个更年期的女病人。"她是和你妈认识,她都不让我进校门,还让校门口的警卫驱赶我。"这都是实话,要不是嘉嘉学校的校长是程志扬当年的化学老师,只怕他还真是进不去这校门。

  "她凭什么?从她听了我妈造谣就开始针对我,每天阴阳怪气的编排我,我恨死她了。""她这样还能为人师表啊?还当班主任呢?你不是你们班的数学课代表吗?我还一直以为她对你挺好的。"志扬觉得挺奇怪,按理说在学校里的尖子生应该和老师关系不错的。"她说你什么了?""哎,不说了,说了都来气,道貌岸然的一肚子肮脏思想,有时候我们班同学的家长,听她风言风语的传谣,都会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的。""怎么还能这样,不行,我要和林校长说说去,他老人家是我当年的化学老师。我跟他反映下,把你老师调别的班去。""哦,原来林校长是…怪不得他经常见面时候,还对我关心一些,问过我学习呢,还以为他老人家只是为了保证学校升学率,还被我腹诽心谤的鄙视了好几次……真不好意思。""哈哈……不知道林校长知道你这么想的,会不会气的中风。""千万别说,尴尬死了。哎,算了吧,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惹不起她我躲得起,不去招惹她就是了,她现在忙着看大家学习都顾不过来的,没时间来跟我斗气。""嗯,没必要跟她置那闲气。"志扬赞许的搂着女儿的香肩亲了一下说道。

  "嘻嘻……对了,您看我写的那首诗怎么样?""嗯,挺好的,有韵脚、有景、有情有符合逻辑的叙事情节,挺好的了。""才挺好啊?"嘉嘉听到爸爸的评价,略微有点失望。

  "跟艾青、臧克家比是差强人意的嘛,但是不要气馁,再接再厉。""哼,说了跟没说似的,你再听听这个。巴黎、东京,云飘万里博游诸胜境,乌镇、江南,舟行池塘听取蛙争鸣。这个对仗工整,合辙押韵了吧?"嘉嘉记得小时候爸爸就喜欢古诗文,经常教自己背唐诗宋词三百首,所以也让她培养起了对诗文、楹联的兴趣爱好。这才献宝似的拿出自己前些天的小品。

  "嗯,这个对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