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道:“顶不到吧!谁叫你长得不够高?”。我当时就问她,是不是等我长高了,就可以将鸡鸡顶进妈妈那里?妈妈搂着我笑道:“死小鬼!你怎么这么色?你想顶妈妈,那怎么行?嘻嘻~~等你长高了再说吧!”。

  妈妈亲腻的跟我打闹嬉笑,她随口乱说的话,我全当真,并且牢牢的记在心里。努力长高,使鸡鸡变大,成为我现在最重要的奋斗目标。因为伴随目标而来的,将是妈妈丰美、湿滑、神秘而成熟的蜜|岤。不过生长发育,可无法速成;就算我心里再急,还是得按部就班的来。

  少了一个阿狗,但觊觎妈妈的人数却反而大增,因为社区中一大堆刚长毛的青少年,竟然也加入了意滛妈妈的行列。县政府补助社区建造的游泳池竣工,当天剪完彩有个下水典礼。妈妈是县府员工,又是社区居民,理所当然就成为县府下水的代表。厂商事前提供几款泳装,供下水代表挑选,妈妈挑了件款式最保守的白色连身泳衣。

  剪彩正逢暑假期间,社区的青少年几乎全员到齐。下水代表身着泳装,一字排开;身高腿长的妈妈,立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县长致词完毕,代表纷纷入水,紧接着大批青少年也跳进泳池,一时之间,水花四溅,好不热闹。妈妈小游片刻,便上来找我,但她万万没想到,白色泳装泡水后,竟然形同透明。

  妈妈玲珑浮凸的身材,原形毕露。泳装下隆起的ru房及奶头,清晰可见;小腹下方乌黑的荫毛也无所遁形;就连那最神秘的肉缝,也都明显的映了出来。三十出头的成熟妈妈,此时可真是色香味美,老少咸宜。

  十多岁的青少年看到她,鸡鸡猛翘;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看到她,就想拥抱;就连六七十岁的老阿公看到她,也都不肯服老。乡下的社区,环境单纯,变动不大;那个女人漂亮,那可是口耳相传,人尽皆知的。总之,妈妈就像是熟透了的蜜桃,立刻成为社区男人心目中,最佳的性幻想对象。

  我还是一样,利用妈妈赚取一些利益,但是要偷拿妈妈的内裤,可是越来越困难了。妈妈发觉内裤老是不见,因此提高了警觉,她甚至怀疑是我搞鬼,还偷偷检查过我的房间。另一方面,几位可靠的老主顾,都只要妈妈穿过未洗的内裤,在这种情形下,困难度当然也就更高了。

  不过像我这种坏胚子,当然也会推陈出新啦!我最新的点子,就是假造妈妈的情欲日记。凭我的国文程度,编一些三流的se情故事,骗骗这些乡巴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我真是难以相信,这点子竟然如此受欢迎;几位老主顾虽然看的面黄肌瘦,但仍是一个劲的猛催,要我快点抄妈妈的日记给他们看。顺便说明一下,那个年代影印还不普遍,乡下更是没有,因此我只能以抄写方式,分享顾客。

  其实这个点子,还是来自于妈妈。有天晚上,妈妈在书桌上振笔疾书,足足写了三四个小时。我从来没见过妈妈这样,因此就特别注意。妈妈写完后,躺在床上看着稿子,不一会她就自蔚了起来。那时还是暑假,我有得是时间,因此从头到尾,我都全程监看。妈妈以为我已经睡着了,因此也没什么顾忌。

  她全身赤裸,两腿张开,一手拿着稿子,一手就在阴沪上搓揉。那晚她特别兴奋,滛荡的呻吟,放肆的扭动;床头灯晕黄的光影,使得她雪白的身躯,浮现出一股滛糜的妖气。她翻来覆去连续自蔚了三次,方才得到尽情的满足。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将稿子一揉,顺手就扔在字纸篓里,也不起来净身,灯一关就赤裸的睡了。我心中不禁大叹可惜,要是妈妈穿着三角裤自蔚的话,那么这条三角裤,保证可卖个好价钱呢!

  第二天妈妈上班后,我从字纸篓里捡出稿子,摊平一看,哇!原来是妈妈记录和阿狗的那段孽缘。我仔细的看完,觉得阿狗也满“衰”的,总共才和妈妈搞了三次,鸡鸡就被老婆给剁掉了,还真是划不来啊!

  看了妈妈的记录,使我更加了解妈妈,也开始同情妈妈;妈妈其实一点也不滛荡,相反的还很贞洁。阿狗是以强犦的方式,占有了妈妈,他也是第一个让妈妈享受到性高嘲的男人。妈妈记录中表示,爸爸性器短小,性能力薄弱,因此虽然结婚十年,她却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作性高嘲。直到被阿狗强犦后,她才真正领略到高嘲的滋味。

  阿狗强犦妈妈后,就以此威胁妈妈,要她继续和他保持关系。妈妈一方面怕丢人,另一方面也无法抗拒高嘲快感的诱惑,因此就屈服了。不过阿狗的老婆盯的紧,妈妈上班也不能乱跑,因此从头到尾,俩人只发生过三次关系。我在树上看到的,是她们第二次约会。

  妈妈还写到,虽然被阿狗强犦,又受胁迫继续和他发生关系,但妈妈除了觉得对不起爸爸和我外,却并不后悔;因为阿狗替妈妈开启了新的生命。如今阿狗被老婆阉了,妈妈也解除后患,但那三次欲仙欲死的销魂滋味,妈妈却永难忘怀。妈妈自从尝过高嘲滋味后,身体就变得格外敏感,x欲也极端旺盛,因此常常要靠幻想自蔚,来疏解自己强烈的情欲。

  妈妈的自我告白,使我觉得她好可怜,简直就像在守活寡。我恨不得拿个打气筒,立刻将自己的鸡鸡充气变大,以便妈妈想要的时候,我能够好好的安慰她。

  假造妈妈的情欲日记,连带也使得那些老主顾,对妈妈产生了另类的性幻想。譬如说,我捏造事实,说妈妈有被窥视欲,喜欢有意无意的暴露身体,让男人偷看。结果他们信以为真,牵强附会,竟然将上次的泳装透明事件,解释成妈妈有计划的暴露行为。好在妈妈作息正常,很少东家长,西家短的串门子,否则听到这种歪曲的说法,那不气死才怪!

  成熟有韵味的妈妈,虽然在日常生活上,表现的端庄正经,但她卓越的风姿,丰美的体态,却总是引起一些非份的觊觎。大多数人都只是意滛妈妈,过过乾瘾,但老胡却化滛思为行动,想要在妈妈身上一逞兽欲。

  老胡是个六十多岁的退伍老兵,孤家寡人的他,整日无所事事,不是吹嘘他过去光荣的战绩,就是夸耀他玩女人的经验。他粗略的懂些中医理论,偶尔也客串密医,替人看看病;由于他误打误撞,偶亦灵验,因此在社区中还颇具知名度。老胡觊觎妈妈已久,经常缠着我套话;像妈妈的三围尺寸、内衣裤的颜色款式、荫毛的浓密多寡等等,都是他最有兴趣探听的项目。不过由于他不肯花钱,因此我都装傻,不告诉他。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受过高等教育的妈妈,鬼使神差之下,竟差一点被这好色的老胡,给攻占了本垒!那天妈妈在大庙口逛地摊,高跟鞋一歪,扭伤了脚,当场就无法走路。老胡刚巧在旁边,就自告奋勇的替妈妈治疗。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三捏两弄的一番搓揉,妈妈竟然当场好转,可以自行走路回家。妈妈因此对老胡信心大增,毫无戒心的便接受老胡的建议,让他来家里继续治疗。

  老胡果然是玩弄女人的高手,他第一次来家里,故意要我在一旁看着,以示光明正大。他装模作样的替妈妈把脉,然后说妈妈阴阳失调,气血不顺,除了脚踝外,还必需按摩其它相关的|岤道;不过相关|岤道,位置敏感,他怕妈妈有所误会。他这欲擒故纵之计,果然蒙住了单纯的妈妈;妈妈客气的请他放手施为,不要顾忌。于是他就当着我的面,公然开始猥亵妈妈。

  他先是在妈妈脚踝上搓揉,然后就顺着那圆润的小腿肚,向上攀升;他轻重拿捏的相当好,按、压、抚、揉,时快时慢,当他游移到妈妈腿弯部位时,妈妈全身的肌肉,明显的紧绷了起来。前面提过,妈妈自从尝过高嘲滋味后,身体就变得格外敏感,x欲也极端旺盛,如今老胡以熟练的技巧,变相的挑逗妈妈,妈妈当然立刻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她脸红了起来,眼睛也开始水汪汪;老胡察觉妈妈的变化,便要妈妈放松心情,不要紧张。由于是第一次,因此老胡也不敢太过份,最多只触及妈妈膝盖上方两三寸处。不过他预留伏笔,说妈妈今天太紧张,因此有好几条经脉还没按到,等下次妈妈心情放轻松,他再替妈妈按摩治疗。老胡走了之后,妈妈带我进浴室洗澡;我赫然发现,妈妈三角裤的裤裆,竟然已经整个湿透了!

  老胡第二次来,可不叫我在一旁观看了;他故意问我功课作完了没有,我也很识趣的假装进房作功课。但是我房门虚掩,客厅中的一切,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先跟妈妈闲聊了两句,然后就开始替妈妈治疗。我觉得妈妈也有点奇怪,上次她为方便治疗,因此穿着短裤,但今天她却换了条宽松的长裙;如果老胡抬起她的腿搓揉,不是很容易会看见裙下风光吗?不过由俩人的对话,我立即明了,原来这是老胡建议妈妈这样穿的。

  老胡:脚踝这条经脉一直延伸到大腿根,你上次穿短裤反而不方便按摩,像今天这样就对了。

  妈妈:我的脚踝已经不痛了,还需要按摩整条经脉吗?

  老胡: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知道厉害;你不止是脚踝的问题,还有气血不调的毛病。我顺便替你治一治,也免得你年纪大了以后,会患风湿。

  妈妈:有这么严重啊?

  老胡突然放低音量,悄声的对妈妈说:“上次你儿子在旁边,我不方便说。你房事不协调,气血特别虚;要是不好好治疗…………你是不是…………。”

  全神灌注的我,虽然竖耳偷听,但最后几句声音实在太小,因此我不知道他说些什么。不过妈妈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并且显示出娇羞的神态。我心中不禁暗暗担心,这老胡看样子是个老江湖,既会依老卖老,又唱作俱佳,单纯的妈妈又那里是他的对手呢?

  随着老胡的手逐渐向上攀升,妈妈的裙子也越撩越高;由于我不在旁边,因此老胡的动作,也大开大阖了起来。妈妈的裙子撩到大腿部位,就没有继续上撩,但老胡的双手,却隐没在裙中蠕动。妈妈后背紧贴着沙发,目光也愈渐朦胧,她虽极力压抑,但仍不时发出一两声轻哼。老胡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口中一面安慰着母亲,“忍耐一下,忍耐一下”,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我真怀疑,他那“忍耐一下”,是不是说给我听的。

  这时老胡将妈妈的长裙整个撩起,露出那湿透的三角裤,他低声对妈妈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气血虚,欲火就旺,我只按摩你腿上的经脉,你就湿成这样!”。妈妈欲言又止,根本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轻声问道:“那怎么办?”。老胡脸上露出暧昧的表情,他若有所思的道:“最好的方法,当然是由你先生和你进行双修;但你先生很少回来,恐怕不太好办。不过就算你先生在家,如果条件不够,那也是惘然。”。

  妈妈诧异的问:什么叫条件不够?是那方面的条件?

  老胡意在言外的道:你应该比我清楚啊?怎么问我?

  妈妈愣了半天,才明白话里含意,不禁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老胡手上动作不停,嘴里继续说道:“其实要和你配合,起码也要有我这种尺寸。”。他这话说的太露骨,妈妈一时之间,又尴尬,又羞怯,简直不知如何是好。老胡此时有了惊人的举动,他抓着妈妈的脚,按向自己高高鼓起的裤裆。妈妈大吃一惊,还来不及说话,老胡又开口了:

  老胡:你不要紧张,我只是要你感受一下,适合你的尺寸;放松心情,不要想歪了,仔细用脚掌体会。

  妈妈被他反客为主,假仁假义的一番做作,弄得心神大乱,无所适从;老胡的攻势却更凌厉了。他空着的那只手,突然直入中宫,攻占了妈妈的堡垒要塞。妈妈啊的一声,紧紧抓住了老胡的手,一阵推拒后,妈妈放弃了抵抗,彻底屈服在老胡的魔手之下。我看的怒火沸腾,但矛盾的是,我又不想她们立刻停止。在潜意识里,我似乎期待妈妈能在强犦下,再次获得高嘲;我热切盼望能看到,妈妈在高嘲下,放浪滛荡的风姿。

  老胡跪在沙发前,将妈妈雪白的双腿架在肩膀上,他头一低,隔着湿透的三角裤,就舔呧起妈妈的阴沪。妈妈现出恍惚迷离的媚态,她修长的双腿乱晃乱摇,两手也紧抓着老胡的头发。

  过了一会,她身躯猛地向前挺了挺,接着嘘了口气,便软软的仰靠在沙发上。老胡抬起头,舌头在嘴上绕了圈,低声道:“我再让你尝尝,真正的男人滋味!”。他说完站起身,拉下拉炼,一根乌黑凶猛的大鸡鸡,立刻就呈现在妈妈面前。

  我真不相信,像老胡这般瘦骨嶙峋的老头,竟会有这么大的鸡鸡,他绝对不比阿狗的小,只是硬度似乎稍差。怪不得他老吹嘘如何玩女人,原来还真有一根好家伙啊!妈妈目瞪口呆的望着那鸡鸡,像是陷入了天人交战。突然,她迅快的站了起来,将撩起的长裙放下,接着冷静坚决的说道:“胡先生,谢谢你热心的替我治疗;我已经好了,以后也不必再麻烦你了。”。

  我又是欣慰,又是失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看到什么结果。老胡似乎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明明就要到手的鸭子,竟然又飞了?不过他到底跑过大江南北,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他立刻转身,整理服装,接着就向妈妈道别。妈妈高声叫我:“胡伯伯要回去了,还不出来送送?”。看了半天戏的我,不禁暗想:“原来妈妈的演技,也是不错的呢!”。

  出卖妈妈

  送走了老胡,妈妈似乎有点腿软,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动都懒得动一下。我问妈妈脚是不是全好了,老胡以后还来不来;妈妈简单的说,好了,不来了,就又不吭声了。我不知道妈妈心里到底想什么,就假装用稍带委屈受到冷落的语调,低声的问妈妈,是不是该洗澡了。妈妈大概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常,便慵懒的柔声道:你先去放水,妈妈一会就来。

  我在浴缸里泡水,妈妈进来了,她一如往常的脱下衣裤,然后先在马桶上坐着,上个小号。我特别注意看妈妈的下体,果然那儿看起来黏黏的,连荫毛都湿的纠结成一团。母子裸裎相对,是一天中最亲密的时刻,我又开始逗妈妈了。我故意问妈妈,为什么她下面有毛,而我却没有?妈妈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些,她娇嗔的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跟你讲过好几遍了嘛?长大了自然就会长毛嘛!”。我看妈妈已恢复正常,就马屁的道:“妈!你还是笑起来好看,刚才板着脸,好恐怖呕!”。

  妈妈处理老胡的事情,虽然明快果决,但她却仍然担心,老胡会在外面乱说。我是个善体人意的孩子,不用妈妈开口,自己主动就会去探听消息。结果消息出乎意料,令我大吃一惊,老胡竟然也被人给割掉了鸡鸡!我费了好大的劲,总算将整个事实,拼凑了出来。

  原来老胡借着替人治病为由,竟同时搞上了好几个女人,而这些女人又都是有夫之妇;日子久了,她们的老公自然会有所怀疑。由于都是街坊邻居,因此几位受害者,就组了个绿帽子联盟;大伙联合起来修理老胡。他们先说服出墙的老婆,然后再设计老胡上钩;结果老胡当场给逮个正着,也被私刑割掉了祸根。老胡自知理亏,事后不敢报警,也不敢声张;他悄悄地离开了小镇,再也不知去向。

  据说绿帽子联盟的成员,在看了老胡的鸡鸡后,立刻就都原谅了自己的老婆。他们说:“这样大的吊!我要是女人,我也爱!”。当然这些话,我是无法证实的,不过听杂货店李老板转述时,我真是笑痛了肚子。李老板还对我说:“你真是好险,你妈不是也让他治过病?还好你妈眼界高,看不上老胡;否则,你多个乾爹不打紧,全镇怕有一半的男人,都要吃飞醋呢!”。

  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为什么只要沾上妈妈边的男人,都会被割掉鸡鸡?难道妈妈天生注定,就是个鸡鸡杀手?不过我也觉得这种想法很无稽,因此想一想也就算了。不过最近我也有些困惑;妈妈有被窥视欲,根本是我瞎掰骗人的;但近来妈妈的表现,却似乎真有这种倾向。我不禁有些怀疑,难道我是个魔法小子?我写什么事,什么事就会成真?

  妈妈这两天洗完澡后,总是开着大灯躺在床上看书。妈妈的习惯我是知道的,她洗完澡准备睡觉时,大都仅着一条三角裤,连胸罩都不戴。妈妈的卧房紧邻山边,并不虞春光外泄,因此那扇面山的大窗,除了冬天之外,也总是不关。不过平常妈妈看书,都是开小台灯,现在改开大灯,未免太亮了吧?

  我的房间和妈妈的卧房一样,面山也有一扇大窗,现在正值夏季,当然窗户也是不关的喽。这天我熄灯睡觉时,无意间向山上一瞧,哇塞!山上竟然有人偷窥!我们家是一楼一底,独门独院的建筑,小山离房间大概不到十公尺;如果在小山上向家里窥视,仅凭肉眼就能看的一清二楚,如果用上望远镜,那只能用放大特写来形容了。

  我取出爸爸买给我的望远镜,向山上望去,只见三个大概是高中生模样的偷窥者,他们也正拿着望远镜,对着这里窥看。不过我们的视线并未相交,因为他们看的是隔壁,妈妈的卧房。

  我经过十几天的观察,发现妈妈果然是有意,让偷窥者得逞的。因为偷窥的时间固定,都是星期1~5 晚上10点钟开始,周六、周日,则不见偷窥者踪迹。而同样,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