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文本豪客 txthk 〓 成|人内容 适度鉴赏

  作品:乱囵合集

  目录:

  qq妈妈

  阿比与母

  阿标的一家人

  阿臣前传

  阿成

  阿龙的故事

  阿生的母亲

  阿姨和妈妈

  阿姨妈妈和我

  爱的呼声按摩浴池里的妈妈

  闭门一家亲

  不能克制的母子

  超越伦理

  赤裸的妈妈

  宠爱的儿子

  出卖妈妈

  出卖妈妈

  床笫之间

  床笫之间

  答案

  大武之家

  代替父亲的工作

  单亲家庭

  荡母滛儿

  第一次献给老妈

  儿子的遗传

  丰满肥熟的母亲

  风雨夜母子情

  好儿子好色家族的秘密

  和儿子zuo爱疑难解答

  和妈妈zuo爱十诫

  和妈妈zuo爱十诫

  欢乐家人

  换母俱乐部

  极密补完计划

  正文

  qq妈妈

  在十六岁生日那天,我终于有了一部属于自己的电脑,虽然妈妈说是为我买的,并要我好好学习,不要总往网吧里跑,可我总怀疑这并不是唯一的理由,毕竟她的工作也是需要电脑的……

  我妈妈今年38岁,博士学位,是一个生物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至于怎么一个高级法?研究什么?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她告诉我我也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知道。学生嘛,无非就是上学,放学,上学,放学,吃得饱,穿得暖,玩得开心就行了,当然,前提是学习必须跟上,对于博士儿子的我来说,这并不难。

  我爸爸,他也是个博士,和妈妈是同学,他们在读研究生时就结婚了,也就有了我。爸爸是我十分敬仰的人,可惜天忌英才,在我刚上小学那年,爸爸在野外作业时,为了采一棵极其罕见的草药时,掉下了数十米的山崖,为科学事业做出了彻底的牺牲……。

  虽然爸爸就这么走了,可这些年了,我一直觉得他就在我的身边,特别是他那对工作热诚和对妈妈关爱的精神,长大后象爸爸一样投身科学事业和孝敬妈妈成了我不算理想的理想。

  其实这方面我也有点受妈妈的影响,因为她总是经常在我面前提起爸爸,说爸爸这样那样的好,要我认真读书,像爸爸一样做个有出息的男人,我想妈妈这样做除了是为教育和鼓励我之外,也是她对爸爸怀念的一种方式吧。

  最近几年妈妈更是这样,几乎一有空就问我这个那个的,并且以爸爸为标准对我进行“批判”,就连相貌也不例外,她说我越来越像爸爸了,邻居和妈妈的同事也这样认为,可同学们都说我像流星花园里的道明寺,对此我没有什么异议。

  妈妈很关心我,这个外人看不出,那是因为妈妈工作的关系。为了工作妈妈常常不在家,我的三餐除了早餐外其它的基本是不定时的,这个我早就习惯了,也可以理解,毕竟我现在安逸的生活是妈妈一个人给予的,就因为这样,我在同龄人中显得特别的独立,也特别的自由。

  星期六,又是一个无聊的周末,我吃完了两碗方便面后妈妈还是没有回来,幸好!一个向我挑战cs的电话让我得到了解脱。

  夏日的网吧里,闷热无比,汗味和烟味充斥着每一个人的鼻腔,电脑屏幕前的我,面对一个个虚构的敌人左闪右躲,上串下跳,躲闭了一次次的危险,也消灭了一个个敌人,可英雄也是血肉之躯,疯狂了数小时后,我的眼花了,手也僵了,不得已以,我只好光荣的退出了战斗。

  可我的那几个朋友却还在埋头苦干,我也不好意思先回去,于是,我只好的网上乱逛,东聊聊,西看看。

  突然,一个名称叫母子情狂的聊天室跳入了我的眼睛,处于青春马蚤动期的我又怎能逃得过好奇心的驱使呢?

  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于是我怀着激动而紧张的心情进入了聊天室,不进则已,一进去我就被吓了一跳,一大堆让人恶心去又让人心跳的字眼在屏幕里闪烁,什么“好儿子,快来操妈妈啊”“妈妈想要你的大鸡芭”“妈妈好爽啊”……

  我一时愣住了,当清醒后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退出。

  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可心里却无法平静。

  “你怎么了?”旁边的朋友突然问我,显然他好像发觉了什么?把我吓了一跳。

  “没……没什么,有点累。”我赶紧伸了个懒腰。

  “你怎么不玩?”朋友又问。

  “不玩了,我眼都花了。”

  “靠,还什么cs一哥,看来这位置你该让给我了,妈的,谁捅了我一刀…

  我靠……“朋友又投入到枪林弹雨之中,我的一颗心才放了下了。

  我继续在网上游荡,可刚才那些刺激的字眼总在我的脑海里旋转,怎么挥也挥不去,终于,我忍不住又进入了那个聊天室,为了能发言,我还注册了一个叫“好孩子cs”的名字。

  由于我还是初哥,而且刚来,所以我并没有马上发言,而是静观其变。

  这聊天室里大概有一百来号人,女的只有男的一半,而公开发言的只有那么二三十个,不过这也足以让滛荡刺激的文字在屏幕上翻滚。

  过了一会,我鼓了勇气发了三个字“大家好”,可是三分钟过去了也没有人理我,于是,我决定主动出击,当然这可需要很大的勇气,可有勇气没运气显然是不够的。我主动的和十来个名字特好听特滛荡的mm打了招呼,可她们都不理我,最有礼貌的两个也只是在回话里说“我很忙。”

  刚才沸腾的热血现在平静了许多,我本来想就这样离开,可我舍不得,就算我不得参与,在旁边看也是蛮刺激的,至少很新鲜。

  突然一个名叫“亲子鉴定”的mm主动的和我打招呼,我的血液顿时又沸腾了起。

  “你忙吗?”她开门见山的说。

  “不忙。”我马上回答。

  “想和我在网络里zuo爱?”看来今天我在网上是走桃花运了,竟然碰上这么豪爽的mm

  “当然,我很厉害的哦。”虽然我还是初哥,可我不能让她看出来。

  “那你可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而你不可以问我,可以告诉你的我会主动的告诉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虽然觉得这mm的要求有点无理,可为了能更深入的了解他们的内心,我还是答应了,其实是自己决的好玩。

  “那好,我们私了。”

  私了?什么是私了?这可把我难住了,可我也不好意思问她。这不是自毁形像吗?

  就在我正考虑要不要向朋友讨教时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个提示框,上面写着“亲子鉴定希望和您建立私聊频道”。

  哦!原来是私聊,怪不得这里人怎么多,发言的这么少,幸好,我的无知没被发现,我马上选择了同意。

  “你多大了?”亲子鉴定马上象查户口一样问道。

  “17”虽然我只有16岁,可太老实了不好。

  “那好,和我儿子差不多,你是那里人?”这话吓了我一跳,真不知今天这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不过既然来了,再看看吧。

  “银海。”我老实的回答。

  “这么巧,我也是,你还读书吗?”

  “是的。”

  “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话一出口,我马上就后悔了,这不是告诉别人我的初哥吗?

  “很好,爱你妈妈吗?”

  “当然爱了。”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可一回想,这不对啊,她所指的爱未必就是我的爱啊,不过不理她了,看她怎么理解吧。

  “好,真是好孩子,我最喜欢了,那我们开始吧。”激动的时刻终于要到来了。

  “等等,我还是想问你几个问题?”我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任人差遣,冒着就此结束的危险我还是忍不住提问了。

  对方马上静止了,我也在想她是不是走了。

  “那好吧,可以回答的我一定回答,不可以回答希望你也不要勉强。”看来她也考虑了一会。

  “你漂亮?”这问题显然是很多余的,一个老妈妈能漂亮到那去,可为了我的幻想,我还是要欺骗一下自己。

  “知道关芝林吗?我不比她差。”好大的口气,真要这样,你还来这干嘛?

  我心里这么想,可嘴巴还是要奉承的。

  “哇,太好了,你高吗?”

  “一米六以上。”

  “好吧,我们开始吧。”我虽然这么说,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始。

  “叫我妈妈。”她说得还真平静。

  “妈妈。”虽说是简简单单两个字,可我的手却有点颤抖,心脏更是如战鼓般狂跳。

  “好儿子,肚子饿吗?”她的问题好奇怪啊。

  “不饿。”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呵呵,我还想喂你吃奶,既然你不饿那就算了。”我他妈的怎么这么蠢,竟然不明白。

  “饿,我饿……”我赶紧回话过去。

  “那你应该怎么说?”这女人怎么这么多花招。

  “我饿,我想喝奶。”我说。

  “就这样?”

  “哦。”

  “你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没说。”

  我想了想,实在想不出除了这我还能说什么?

  “是妈妈,你还没叫我妈妈。”亲子鉴定等不及的回过话来。

  哦,对了,我们是在扮演母子乱囵,她们好的就是这口,我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妈妈,我饿了,我要喝奶。”我马上回话过去。

  “好孩子,到妈妈怀里来,妈妈喂你。”亲子鉴定还真洒脱。

  “等等,你奶子大吗?”我突然不知说什么好,因为我无法想像她的奶子是什么样的。

  “大,而且不比你屁股小,你就不会自己想像吗?”

  “我想像不出你的样子。”我也坦白的说。

  “你想我肯定想不出了,你又没见过我,你可以想你妈妈啊。”亲子鉴定好象不耐烦了。

  我犹豫了一会,然后坚决的回答:“这个,我做不到。”那是因为我深爱着自己的妈妈,她是我心中的女神,不是荡妇。

  亲子鉴定那边沉默了,好像她也在想什么?或许她已经不想和我聊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亲子鉴定又来话了:“孩子,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我想你还是回去吧,因为你是正在爱自己妈妈的人,我在这聊天室混了半年了,和无数的人聊过,可还没见过你这样的,我是说你和他们不一样,你爱自己的妈妈,不愿意去亵渎她,而他们只是为了刺激,你自己考虑考虑,这个虽然好玩,可不适合你。”

  亲子鉴定的话就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插我的要害,的确我是应该考虑清楚,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玩,特别是这些禁忌的游戏。

  “那我走了。”终于我下了决定,还是离开的好。

  “好,孩子,能理解阿姨的话就好,以后有什么阿姨可以帮忙的,就到这来找我,如果我们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知道吗?”亲子鉴定的话怎么这么暖人心,就好像真的是我妈妈一样。

  “再见阿姨。”

  “再见孩子。”

  事情虽然就这样结束了,我是的心情却难以平静。

  回到家时,妈妈也已经回来,不过看她一脸疲惫的样子和一身还没有换下的制服,我可以断定,她也是刚到家。

  “去哪了?”妈妈有气无力的问道。

  “到阿华家去玩了,今天他妹妹生日。”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只要不要让妈妈知道我去网吧就可以了。

  我坐到妈妈身边,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可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突然,妈妈拿下头上的发夹,甩了甩头,那乌黑的头发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滑过,一阵淡淡清香扑鼻而来,我又不由的想起刚才。

  “你喝酒了?”妈妈突然发问。

  “没有啊。”

  “没有?没有喝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自己出卖了,于是我马上顺水推舟的说:“喝了两杯。”

  “喝就喝了,还不承认,你看你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喝不得就别喝那么多,以后注意点。”说着,妈妈走回了房间,我赶紧也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我舒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剧烈的心跳也在慢慢地恢复平静,奇怪!我这是怎么了?我什么也没做啊?我怕什么?

  我努力地寻找着答案,可心里越想越糊涂,越想越郁闷,最后只好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我起来时已经快到中午,可妈妈却已经做好了午饭,看样子,她还把房子收拾了一遍。

  吃完了饭,我正想回房间学习,妈妈却说:“走,我们去游泳。”

  这句话吓了我一跳,我疑惑地看着妈妈。

  妈妈看了看我,又说:“小区不是刚建了个游泳池吗?我还没去过,而且我也好几年没有游泳了。”

  “那不是下午才开的吗?”我遗憾的问妈妈。

  “今天我去买菜时看到通知了,以后周末,中午也开两个小时,下午人太多了。”说着妈妈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我也回去换衣服。

  火辣辣的太阳在天上炫耀着,这天气真不是人过的,幸好小区的游泳池是室内的,要不非脱皮不可。

  妈妈算得还真准,两个篮球场大的游泳池只有那么十来个人,要是下午来,游十米非得撞上三五个人不可,现在自由多了。

  买了门票,妈妈顺便租了个救生圈,她不是会游泳吗?要这东西干嘛?

  我和妈妈来到浅水区,她一脱外套就吓了我一跳,妈妈的这件泳衣我没见过啊?那是一套两件式的深蓝色泳衣,更奇怪的是那泳衣的前胸部分竟然还有一张f4的照片,这也太没品位了。

  妈妈似乎发现了我在皱眉头的不自在的表情,问道:“怎么?不好看吗?”

  我摇了摇头,没有做出明确的表态,妈妈接着说:“这可是张阿姨的妹妹打货时特地帮买的。”

  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这就是最鲜明的体现,说不定这是人家卖不出去拿来做人情的。

  这泳衣显然小了点,不过好像弹性还不错,穿在妈妈身上没有一丝的缝隙,紧紧的包裹着妈妈的身体,把她那性感的身体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再加上那张f4的画像,乍一看上去,妈妈好像年轻了十岁,谁也不会认为她是一个高中生的母亲,甚至我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

  下了水,我先游去了两个来回,可妈妈一直自己在浅水转来转去,我游了过去,“妈,你怎么不游啊?”

  “我这不是在游吗?”妈妈理直气壮的说。

  “这也叫游泳啊?妈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挺厉害的吗?”

  “那是以前,现在不行了,妈老了。”言语间,妈妈好像带着一丝的忧郁,让我听起来心里酸酸的,我可不希望这样。

  我突然心生一计,说:“妈,我们这样吧,我在前面游,你在后面跟着,你要是真不行了我就把救生圈给你。”

  妈妈摇了摇头说:“不行不行,我还是这样舒服点。”

  “妈,你要是能游两个来回,今天的衣服我洗。”

  我本以为这样总可以打动妈妈了,可她却斜了我一眼,说:“衣服都已经洗了。”

  “那今天我洗碗。”

  “那太便宜你了。”妈妈轻蔑的说。

  我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打动妈妈的了,于是我豁了出去,说:“那你想要我干什么?”

  妈妈的嘴角翘了翘,说:“如果我完成了你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看来我是又中妈妈的圈套了,真后悔不该那么冲动。

  “快期末考了,我要你答应我,你的平均分必须在九十分以上,要不然你暑假就包完所有的家务。”

  看来我是真的中圈套了,而且还是个阴毒无比的大圈套,可是我不怕,上星期的模拟考我的平均分就已经有九十三了,幸好我没有向妈妈邀功,要不然这次就亏大了。

  我假装考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于是我和妈妈的游戏开始了。

  我坐在救生圈上,悠然自得的划着水,妈妈用不是十分标准的蛙泳在后面慢慢的跟着,我一看妈妈快要靠近就用力的划几下,逗得妈妈直瞪眼。

  就在我嘻嘻哈哈的时候,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镇住了我,那就是妈妈的||乳|沟,一条雪白迷人的||乳|沟,在荡漾的水浪里时起时落,若隐若现,我不自觉的注视着,脑子也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昨晚上的那个聊天室。

  我的目光尽量的躲避开了,可余光却忍不住的在妈妈的胸前扫荡,好像在渴望什么却又不敢面对一样。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救生圈失去了平衡翻向了一边,我掉到了水里,突然两只光滑的手臂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我,一对软绵绵的东西紧贴着我的腰,我本能的挣扎出水面,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妈妈,随后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在我的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是妈妈,妈妈的脸上正绽放着天真可爱的笑容,虽然这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妈妈的脸上……

  顿时,我明白了刚才,那柔软的东西就是妈妈骄傲的胸脯,时间虽然是这么的短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