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他的第二件事(1/2)

加入书签

  这蒙尘的历史旧账,翻出來准能搅一屋子的灰,让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荣老爷子一时生气,说漏了嘴,想把话给吞回肚子里去,是不可能的,他老人家干脆装糊涂耍赖:“我说什么吗?罗安,刚刚我有说什么吗?”

  站在老爷子身后的管家罗安,扬起一张随时看着都一样的笑脸,附和着回答:“老爷子,你有说什么吗,我沒听到啊!”

  看这两老头子一唱一和,荣梵希不由皱眉。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可想而知,老爷子不肯说的事,就算他再问下去,也不可能得到答案。

  “我这人老啦,容易困乏,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我进去歇会。”荣老爷子抬起手,装出一幅累得要走不动的样子,让罗安扶着回里屋去。

  荣梵希把目光转移到叶靖琪身上,再问她:“妈,我爸以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沒等叶靖琪开口,荣老爷子咳嗽一声,她神色慌张,也准备闪人:“梵希,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你沒必要问这么多。现在你婚也离了,儿子也让人带走啦,股份也分出去啦,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也上了年纪,管不了这么多!”

  说着也迈步开溜,任荣梵希在后面叫,也不回头答应。

  看他们一个个忌讳的反应,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原來他父亲在娶他母亲之前,已经结过婚,还因为他母亲的搅合,搞得结果不可收拾,让他父亲心里愧疚了一辈子,甚至恨了爷爷一辈子!

  荣梵希恍然大悟,为什么小时候,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很差,父亲不喜欢他母亲,也不喜欢他,甚至非常过分的,他父亲带女人回來刺激他母亲,原因都在父亲娶他母亲之前的事!

  这事大家如此避讳,甚至隐瞒了三十多年,究竟为什么?

  莫名的,荣梵希想到和他长得相貌相像的康培阳,想到康培阳曾说过的一句话:“我姓康,不姓荣,和荣家沒有任何关系!”

  现在想來,这分明是特意强调的说法,也就是说,他和荣家是有关系的,只是他刻意否认!

  荣梵希想要从荣老爷子和叶靖琪嘴里问出來是不可能的,他决定暗中调查清楚。

  正要离开老宅,荣梵希就听到外面有人欢喜的声音说:“小少爷回來啦!”

  幸芮萌带小宝回來?听到幸小宝大声叫太爷爷,他收住正准备往外走的脚步,闪身进了屏风后面的里厅。

  把荣老爷子请出來,幸芮萌说是带小宝來跟他道别,她已经准备好,带小宝到国外生活。把他的小曾孙带走,让他看不到小曾孙,是她的不对,她在老爷子跟前磕头说对不起,不管小宝到哪里,都是他的曾孙子,他要想看小宝的话,随时可以去看他,合适的话,她也会带小宝回來看他老人家。

  荣老爷子本來还想说她几句,看她这么孝顺的磕头认错说对不起,心里的气也消了,跟他说既然决定了,走就走吧,平时让小宝给他打打电话就行啦。

  幸芮萌跟荣老爷子道别之后就离开,走出老宅大门,荣梵希从他身后追出去。

  “幸芮萌,你等一等,我有话对你说!”

  “荣梵希,我想我们之间,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

  幸芮萌在原地站定不动,却沒有回头,让幸小宝先上等在前面的车子。

  他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此刻再多说什么,都是徒然。

  荣梵希追上她,绕到她的面前,看着她曾经动不动就会泛红的俏脸,她动人的睫毛,惹人怜爱的眸子,柔嫩的唇瓣,甚至她脸上的一个小疙瘩,都映入他的眼里,似乎要把她的这张脸,深深刻入脑海里。

  只是她的神情漠然,让他想抱她,紧紧把她拥在怀里,贴近他的心跳,却抬不起手。

  被他似乎要把她吸走的目光看着,幸芮萌不自在的别过脸,错开他的视线。

  他在她跟前,双手垂下,直直站着,眼睛直直看着她,却半天沒有说话。

  幸芮萌忍不住催问:“荣梵希,你想说什么?”

  “幸芮萌!”荣梵希目光追逐她的脸偏移,锁定她的眸子,认真的说:“一次,我只放你离开这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

  什么一次,第二次?莫名其妙!

  她应该懂的,却装作不懂。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如果你只是说这一句话,你已经说完了,我也听到了,就这样吧!”

  “我放你离开,不是放弃你!”

  他现在放她走,只是让她暂时的离开,他会再把她追回來!

  看她准备绕过他继续往前走,他迅速拉抓住她的手腕,拉住她。

  在她开口之前,他抢先说:“幸芮萌,你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三件事?”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