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总是被吊打,分卷阅读130(1/2)样。炎渊盘腿坐在她面前,双手撑着下巴道:“对啊,全-广州小说网
        • 分卷阅读130(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了木盒子,看到里面放的东西后十分震惊。

          “这是,我的帕子!”

          各种花色,各种纹样,堆在一起本看不出来,但是她认得每一方帕子角落里的猫爪纹样。

          炎渊盘腿坐在她面前,双手撑着下巴道:“对啊,全是你以前的帕子。”

          司弥惊讶地看着他:“你把它们都给我找回来了?”

          炎渊噗嗤一笑:“才不是。”

          “?”

          炎渊不直接告诉司弥究竟是为什么,反倒又问她:“你可知道为何赤阴国的女子到了差不多的年纪一定要随身带着手帕?”

          司弥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虽然她确实对此事有过疑惑,但是并没有深究过此事。

          “难道有什么说头吗?”她问。

          炎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自然是有的,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哦?什么事?”

          炎渊还未说出口,先自己低声笑了一会儿,最后在司弥拧他耳朵之前道:“赤阴国民风开放,对情爱一事向来不做拘束。但有些事情总是羞于出口,姑娘们便随身带着一块帕子,若是遇见欢喜之人,便将帕子带给他。对方不接便是无意,接了便是有情。”

          “原来如此。”司弥恍然大悟。

          炎渊道:“扯了你那么多帕子你都没反映,就猜到你不知晓此事。”

          司弥突然看到一块带着油渍的帕子,思绪远飞,突然想起这是从何而来。

          她拎着帕子递到炎渊面前道:“这是当初在魂淡那儿吃馄饨面的时候你抢走的那一条?!”

          炎渊看着上面的油渍大大方方地承认:“是啊,就是那一条。”

          司弥:“你从那么早就喜欢我了?”

          炎渊低头想了有一会儿,才点头道:“应该是。”

          “应该是?”

          “因为我也不记得有多早,但就是想要你一直陪着我。”

          司弥脸蹭地一下就红了,她对着炎渊看了许久,突然吼道:“你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啊!”

          炎渊:“只是看起来小而已。”

          司弥还没缓过神,身后突然窜出一人一鸟来,死死盯着炎渊。

          炎渊:“”

          司弥:“”

          仓庚沉思良久道:“瞧着还真不是毛茸茸的。”

          小小鸟也挥着翅膀道:“而且肉嘟嘟的,也不苗条。”

          炎渊:“”

          小小鸟

          ↑返回顶部↑

          目录